淅川最美扶贫人李琴:从田间地头到老百姓心头

2020-06-30 12:00       网络整理

  槐树洼是淅川县上集镇最北边的一个村,全村有44户贫困户分散居住在8条沟沟坎坎里,耕地稀缺、土地贫瘠、村里随处可见崎岖难行的山路和破旧不堪的土坯房,自古就有九山半水半分田之说。2017年3月,我放下78岁的老母亲和1岁多的小儿子,与队员一起奔走在槐树洼村的田间地头,摔过跤、中过暑、熬过无数个夜,受过一肚子委屈,收获的是群众们质疑的眼神和冷嘲热讽……在村里接连碰壁的那段日子,我常常一个人坐在灌河边,望着这绿水青山,苦思冥想,槐树洼村产业发展的突破口到底在哪?

  濒临灌河河道,因为护水质的要求,发展养殖业根本行不通,但人均耕地又不足0.7亩,走传统的种植模式,根本无法让贫困户脱贫,于是我带着村干部以及吕新华、贺显军等群众代表去了山东寿光,当他们看到成片连方的“一边倒”桃树基地和周围一排排的别墅,又听听果农讲桃树的亩产效益时,几位村干部震撼了。回来后,我们马不停蹄,广泛动员,多次与寿光方面对接,想尽千方百计,对方终于同意只收取20%树苗款,高产高效一边倒桃树终于在槐树洼村扎下了根。

  可是,5月16日发生的那件事,让我至今难以忘记。那天大雨如注,我和另外两名工作队员在贫困户刘金芳家看望,村里不少桃树出现了病害,我们请了很多县里的技术员都束手无策,山东的技术员一时又联系不上,急的刘金芳都躺在床上病了好几天。我们想趁雨天再挨家看看情况。谁知刚一进门,随着一声“你还有脸来呀,看看你给我们弄的啥树苗!”突然,“啪”的一声一个酒瓶摔在我脚上,一阵刺骨的痛让我无法忍受!其他几家种树的群众突然冲进屋里,把我们团团围住。指责声,叫骂声、乱成一片。正在这时,电话响了,我刚接通电话,就听到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声伴随着一个急促的声音:“孩子又发烧了,他也才一岁多点,你能不能回来看看他...!”我一时又急又怕,不知所措。

  一阵冷风吹来,刘金芳的三个孩子挤进了人群前面,穿着看不出颜色的破旧衣服,这么冷的天仍然光着脚丫穿着烂草鞋。同样作为母亲,我心里一酸,突然意识到贫困群众是多么不容易,这几百棵的桃树是一家老小全部的指望啊!我稳了稳神大声说:“乡亲们,我今天来就是要告诉大家,你们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桃树治不好,损失我来赔!”听我这么一说,乡亲们的情绪一下子稳定了许多,大家开始七嘴八舌地共同找办法。屋外,雷雨交加,屋内却暖意融融。就这样,等乡亲们离开时,天空已是一片漆黑。望着窗外越下越大的雨,想想刚刚发生过的一幕,我百感交集,眼泪忍不住落了下来。这泪水有对贫困群众的深深情谊,也有对超强工作压力下满腹委屈,更有被乡亲们理解信任后的无限欣慰!两天后,我们多方联系的山东技术员来到了村里,认真地查看了情况给出了具体解决方案,半个月过后,桃树恢复了生机,我们这颗悬着的心终于可以落地了。

  2018年7月,桃子已开始挂果,亩产达2000斤,且结出的桃子个大汁多、无农药残留、品相好,引得西峡等地的客商上门收购,农户在家门口就可以把果子卖出去。果子成熟的时候我再次去看望了刘金芳,当时她正在地里忙着,硬要摘一筐桃子送给我,我拉着她的手说,“来,果实成熟了,我们合个影吧,把我们丰收的果实发到朋友圈里,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槐树洼,知道我们的桃子!

  如今的槐树洼在驻村工作队的带领下产业迅速发展,有万袋香菇基地、有杂果采摘园基地,并在油葵和贡菊等方面做了探索。我们开展了志智双扶,出台了村规民约并大力倡导乡风文明,开展孝老敬亲和卫生文明评比,槐树洼的村民们正在以饱满的姿态、昂扬的斗志走在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大路上!每当我行走在槐树洼村的田间地头,望着这片生机盎然的桃林,下步乡村旅游规划已了然于心,不时地有东边李婶一句“大妹子吃了吗?”西边王叔一句“李队长,又来看桃树啊!”还有远处山凹里曹大爷的一句“闺女啊,来屋里坐!”看着一张张淳朴的笑脸,听着一句句暖心的话,我知道,我已经从田间地头走进了老白姓心头!(李琴)

频道热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