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庆祥实名举报被索贿背后:身陷债务泥潭后的无奈

2021-04-16 10:00       网络整理

  隆庆祥实名举报被索贿背后

  中国新闻周刊记者/胥大伟 陈惟杉

  发于2021.4.19总第992期《中国新闻周刊

  隆庆祥,一家号称拥有百年家族制衣史的企业,因在网络上实名举报被郑州中院原院长索贿而被卷入舆论漩涡。

  河南省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总裁姜书敏在视频中称,隆庆祥公司与另一公司陷入债务纠纷诉至法院,一名时任郑州中院官员向隆庆祥公司索贿数千万元,实收金条、虫草等财物共计500余万元。有人称这次实名举报是一种“自杀式举报”,有鱼死网破的意味,按照隆庆祥单方面的说法,这名原院长在索贿后并未按照约定为其“主持正义”。《中国新闻周刊》调查发现,无论是当年找到郑州中院原院长“主持正义”,还是此次网络实名举报,背后都是一家服装企业跨界地产身陷债务泥潭后的无奈。

  身陷债务泥潭

  实名举报的企业是河南省隆庆祥服饰有限公司(下称“隆庆祥”),受访的隆庆祥负责人多次提醒《中国新闻周刊》记者,企业已经转型为房地产开发企业,与主营正装定制的北京隆庆祥有限公司(下称“北京隆庆祥”)并无关联。

  不过从过往的股东与高管任职信息中不难看出两家公司曾有的联系,袁小杰现任法人的隆庆祥成立于2001年,其个人持股99%,另外一位自然人股东王艳艳持股1%。北京隆庆祥则成立于2011年,2013年,袁小杰成为北京隆庆祥的股东,后在2015年3月退出,同时卸任北京隆庆祥法人。隆庆祥与北京隆庆祥的联系在2015年基本被切割干净。

  2013年与2015年,恰恰是隆庆祥进军房地产业以及债务密集违约的两个时间节点。

  在河南省2013年第八批房地产开发资质认定企业名单里可以找到隆庆祥的名字,正是在当年,隆庆祥与中牟县国土资源局签下两份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其实隆庆祥2012年就通过合法出让方式拿到土地,但当时土地性质是工业用地。”隆庆祥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浙江资讯网,当初地块所在地郑州白沙片区被规划为工业园,此后规划调整,2013年土地性质转变为商服、住宅用地,隆庆祥补缴了土地差价。

  2013年2月签订的出让合同显示,两幅地块中,商服用地面积超过3.1万平方米,地价约5400万元,近7万平方米的住宅用地出让价格超过8300万元。据《中国新闻周刊》了解,隆庆祥为这两幅地块缴纳的土地出让金、契税等合计超过1.8亿元。2018年,隆庆祥负责人齐建平接受《大河报》采访时曾称,“工业用地与商业用地之间,差额高达1个多亿,为填上补缴资金,公司以股权质押方式向银行及民间市场获取融资。”

  从2013年开始,隆庆祥大量通过民间借贷、银团贷款等方式举债。其中关键的一笔贷款发生在2013年8月底,隆庆祥向郑州市市郊联社、新郑农商行、中牟农商行三家银行组成的银团借款2.4亿元,期限3年,以两幅地块为抵押物。除了向银团贷款,隆庆祥还与多个自然人有民间借贷关系,如在2014年到2015年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隆庆祥与自然人柳某至少签订6份借款及担保协议,共借款2750万元。此外,在袁小杰的多笔民间借贷中,隆庆祥均提供连带责任保证。

  隆庆祥与袁小杰为何在短期内大量举债?隆庆祥负责人给《中国新闻周刊》的解释是,“地产开发需要资金量很大, 中国林业新闻网,借款是为了地产开发所用。”

  但时至今日,两幅地块仍为空地。2015年年中,隆庆祥曾分别与自然人王某某、中城建第十工程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城建”)就工程施工达成协议,两者已经向隆庆祥缴纳共计2300万元履约保证金,但因工程在2015年下半年迟迟未能开工,自然人王某某、中城建甚至起诉隆庆祥索要履约保证金及损失。

  项目迟迟未能开工的原因是隆庆祥上报的规划设计方案和工程施工方案始终没有获批,背后是政府规划变动。两幅地块原在中牟县行政区划内,后划归郑东新区管辖,中牟规划部门原批准的规划条件郑东新区不予认可,导致整个片区内所有新建未建项目均处于停滞状态。“片区的规划指标直至2016年年初才在网上公示。”隆庆祥负责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隆庆祥原本计划的住宅项目包括8栋18层楼房、41套联排别墅,总建筑面积约21万平方米,工程总金额3.3亿元,不过这一“隆庆吉祥邸”项目从未落地,隆庆祥便频现债务违约。隆庆祥多笔债务均在2015年开始违约,如前述银团的2.4亿元贷款,2015年6月20日后,银团便不再收到利息,隆庆祥与袁小杰的多笔民间借贷也在2015年出现违约。